[收藏本页]   [设为首页]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廉政教育 > 警钟长鸣 > 正文
纪检监察办公室
公仆风采    >
警钟长鸣    >
站内搜素

联系方式:
电话:028-84642073
邮箱:cczyjjbgs@163.com

友情链接
法制网
中国纪检监察网
四川纪检监察网

茂名原常务副市长涉嫌受贿罪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

2011-06-20   来源:监察审计处
摄影 审稿
责编

 

视频: 巨贪杨光亮的多面人生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■杨光亮热衷于把自己得来的不义之财用于投资和放贷。(资料图)

       2009年10月16日上午,茂名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杨光亮像往常一样跟司机钟伟文交代行程:上广州。钟伟文回忆,当时,一些人将杨安排到另外的车上。“换车的场景并不激烈,杨光亮没有反抗,那些人也没有什么大动作”。司机钟伟文没感觉出异样。

  只是,这趟上广州后,杨光亮没能再回来。

  杨光亮再度出现在公众视野,已是翌年1月。有媒体公开报道《茂名常务副市长杨光亮等被查》。此后,官场余震不断。后来,广东省纪委制作的党风廉政教育专题片《巨贪杨光亮的多面人生》中披露,杨光亮存款过千万,家财过亿。

  明日,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,杨光亮涉嫌受贿罪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案将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。

  上趟广州一去不返

  那天下午4时左右,钟伟文把杨光亮送到广州黄埔大道某酒店。一些人开始接触杨光亮,并将杨安排到另外的车上,随后离开酒店。

  钟伟文试图跟车,然而跟了不到一公里的路程,杨光亮就给他打来电话,让他不要跟了,说他自己要去办事。

  钟伟文回忆说,来广州的路上,杨光亮像往常一样,不太说话,偶尔接个电话,一直保持思考状,“他平时在车里都是这样想问题的。”

  “当时酒店换车的场景并不激烈,杨光亮没有反抗,那些人也没有什么大动作。”钟伟文说,即使在跟车时的那通电话里,杨光亮的声音也未现异常,与往常一样平稳、低沉,“我没感觉出有什么异样。”

  真正让钟伟文感到“可能出事了”的时候,已是傍晚7时许。“我打电话给他,准备问他在哪里吃饭,这时才发现他的电话已关机,而他平时是很少关机的。”

  这个不详的预感让钟伟文有些着急,“那天晚上,我打了一整晚他的电话,但一直未能接通。”他还联系了与杨光亮相熟的身边人士,但大家都找不到他。

  随后的日子里,“杨光亮被抓”的消息开始在这座南方油城——茂名传开,杨光亮老家电白同乡论坛上也有很多人在打探他的消息。

  2009年12月25日,有细心的网友在电白同乡论坛上发帖称,当日的茂名市政府网站有更新,其截屏显示,“杨光亮”的名字未再出现在“市领导班子”的阵容里——既不再是市委常委,也不再是副市长。

  官场地震余震不断

  而“杨光亮”的名字再一次浮出水面、进入公众视野之时,已是翌年1月。

  2010年1月14日,有广州媒体公开报道《茂名常务副市长杨光亮等被查》。

  外界惊呼“茂名官场发生地震”,但这场“地震”并未随着杨光亮被抓而消停。相反,“余震”不断。

  2010年9月,媒体报道称,广东省综治办副主任倪俊雄已于一月前被省纪委“双规”。此前倪俊雄担任茂名市委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局长,一年前刚调任现职。

  随后落马的还有杨光亮的同事——茂名市副市长陈亚春。11月3日,广东省纪委有关负责人证实,茂名市副市长陈亚春,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,正在接受组织审查。

  2011年2月10日,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在家中被广东省检察院办案人员带走接受调查。广东省检察院反贪局有关负责人随后证实,罗荫国因涉嫌职务犯罪,已被该局立案侦查并刑事拘留。

  家中存折达60多本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■打开杨光亮转移赃款的“两箱一盒”后,身经百战的办案人员大吃一惊,其中,仅存折就达60多本。(视频截图)



  就在茂名官场“余震”频发之时,杨光亮的罪行也被省纪委逐一调查清楚,并公之于众。

  2010年9月2日,省纪委通报称,茂名市委原常委、原常务副市长杨光亮涉嫌收受贿赂、收取“红包礼金”、放高利贷等多种违纪违法活动,其家庭存款约6500万元及多处房产,债券、基金、股票1300多万元。现已追回赃款现金7500万元,债券房产等全部冻结。

  据一位看过省纪委宣教片《巨贪杨光亮的多面人生》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,杨光亮还有房产约900万元(原合同价),对外借款债权约2500万元,家庭财产合计约1.12亿元人民币。另有约3000万元的借据收据,其真实性还在进一步的调查中。

  另一位观看过该党风廉政教育专题片的茂名官员向记者转述:打开杨光亮的“两箱一盒”后,身经百战的办案人员都大吃一惊!其中仅存折就达60多本,每笔存款几乎都达百万元之巨,共计人民币6000余万元。

  热衷炒房杨光亮有14套房产

  “那个钱他拿回来后是他亲手放好,放在抽屉里面,然后弄成一扎一扎,十扎一捆,每扎十万元放在床底。到了一百万(元),他就叫我去银行存。”

  ——杨光亮妻子谢某

  门道一:疯狂收受红包红包就收了五千万


  杨光亮案被省纪委公之于众后,面对6500万元的家庭存款以及7500万元的被追回赃款,人们不禁发问:一个最高官至副厅级的干部,何以家财过亿?

  记者调查得知,具有经济核算师资格的杨光亮几乎把“做官”变成了“做生意”,不仅疯狂收受“红包”,还大肆索贿受贿,更把贪得的赃款变成本钱,让不义之财也“保值”“增值”——参股分红,炒房炒股,甚至放高利贷获取暴利。

  据杨光亮交代,从1987年任电白副县长开始,每年收受的“红包”约100万元,任电白县县长、县委书记期间,每年收受三四百万元,任茂名市副市长期间,每年收受120万元,任茂名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期间,每年收益约350万元。自1987年任副县长至今收受的“红包”总计约5000万元。

  门道二:大肆索贿受贿解封20亩土地收了650


  在茂名官场有着“大鳄鱼”之称的杨光亮,显然不能仅仅满足于收受“红包”,他还利用职权大肆地索贿受贿。

  1993年至2009年,杨光亮在担任电白县县委副书记、县长、县委书记,茂名市副市长期间,利用职务便利,为电白县某公司获得电白县那站新村两块共300亩土地用于开发房地产,先后收受该公司总经理岑某贿送的22万元。

  杨光亮在解决茂名市茂南二建土地纠纷案时,担任调解人,通过受人请托协调解封一块20亩的土地,杨光亮收受了相关三方贿赂共计650万元。

  杨光亮在其任职期间还收受了林某等16个单位和个人的贿赂款,数额巨大。

  门道三:热衷以赃生利几十张借条涉案金额六千万


  生意人,老板,经济核算师……这些标签,将杨光亮和其他腐败分子区别开来。他深谙“以钱生钱”、“以钱生利”的门道,热衷于把自己得来的不义之财用于投资和放贷,以达到赚取更多金钱的目的。

  杨光亮似乎天生就是一个生意人。早在他担任电白县副县长时,就以收受的不义之财购车承包电白至茂名客运专线来赚钱。到茂名当上副市长后,他又以50万元参股茂名华海酒店,从2005年至案发,仅4年就分红40万元。

  杨光亮还热衷于炒房,从1997年到2007年,他以本人真、假身份证的名字以及亲戚、情妇等人的名字先后在茂名、广州、珠海购入房产14套,并在茂名和深圳购地自建房屋两套用于出售或出租,截止案发时已售出房产5套、自建房1套。

  杨光亮还将非法所得的巨款交给情妇刘某,让其代理购买了大量的股票、基金、国债等,自己在背后遥控指挥,投资生利。放贷生利也是杨光亮以赃敛财的主要手法。办案人员在起获的赃物中发现了几十张借条,涉案金额达6000万元,利息高出银行贷款数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■杨光亮在接受调查时说:“开始怕得要命,后来就见多不怪了。”(视频截图)

        ●“杨光亮常说,人民内部矛盾要用人民币解决。”

  ●“一些买官卖官的,只要办不成,他一律退钱,一分钱都还给你。”

  ●“大粗戒指、高档手表、油光可鉴的头发,他喜欢把自己扮成大款和老板。”

   茂名柯姓老板与杨光亮相熟。一日,广州烈日当空。一晃眼间,他似乎看到了全身“大款”装扮的杨光亮,硕大的金戒指、名贵的手表、油光可鉴的头发,脸上冒着丝丝汗痕……

  柯姓老板愣是没敢上前相认,“一身的老板派头,与主席台上西装革履的他完全是两个人,认出是他,也不敢打招呼啊。”

  后来,柯姓老板多次在广州的高档酒店和娱乐场所,看到了“老板模样”的杨光亮穿梭于灯红酒绿之中。

  “一个人独行,既没有随从,也没有家属”,不像是办公事,更不像平时坐在主席台上衣冠楚楚的茂名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。

  亲属眼里的杨光亮与纪委调查的杨光亮

  老家半个老宅,市区多套别墅

  茂名市电白县岭门镇海坡村,一栋低矮的白色小屋被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把守着,围墙边长满半个人高的野草。

  在周围满是三层洋房的映衬下,谁也不会想到,这栋看上去如此破旧的房子是茂名市委原常委、原常务副市长杨光亮的老家。

  而真正属于杨光亮的,只有这个房子的一半——这栋只有四间房的小屋,分立两扇大门,一边属于他,一边属于他堂兄。

  每年,杨光亮都会回这栋老屋小住,有时还邀请省、市的同志到家做客,以表自己的朴素和清贫。

  其实,房子的主人完全有能力让它变得富丽堂皇,但20多年来,它一直这么破旧着,甚至连同周边杨氏家族的数栋红砖房一起,保持着“清贫”本色。

  不仅如此,即使已官至茂名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,这位副厅级干部一家三代至今还“蜗居”在当年市政府的房改房里。

  然而,就在茂名市区和近在咫尺的电白,杨光亮拥有两套洋房和两套别墅,在广州、珠海,他也购买了多套房产。

  再“清贫”的假象,也掩盖不了“巨贪”的事实。

  泥土制红砖,下海捕海鱼

  “我们不相信这是真的。”虽然已在报纸上看到堂兄被立案调查的消息,杨来福仍不相信堂兄会收这么多钱财。他甚至固执地认为,这是堂兄为官多年得罪过的仇人在整他。

  这位与杨光亮有着不错情义的兄弟,对杨光亮的印象主要还停留在他的少年和青年时代。

  “他小时候家里很苦,什么苦都吃过。”杨来福说,杨光亮小的时候有两个绝活,一是打红砖,一是捕海鱼。

  那时候,杨光亮干得最多的活就是用泥土制红砖,凭苦力为贫苦的家庭挣得微薄收入。

  杨光亮小时候最喜欢干的事,就是下海捕鱼,而且多有斩获,“他一直都喜欢吃海鱼,而且也很会吃鱼,几乎都不用吐骨头。”

  这个1954年出生的农家子弟不仅农活做得不错,还具备在当时看来较高的学历——高中毕业。有关资料显示,1974年,杨光亮被任命为大榜公社海坡大队党支部书记,随后被委任为公社办公室主任,公社副书记,羊角区区长、书记。

  其后,杨光亮的政治生涯突飞猛进,1987年开始担任电白县副县长,1993年任县长,1995年任电白县委书记,1998年任茂名市政府副市长,2003年起任茂名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。

  不让家人包工程,大舅是他的守财奴

  不过,杨光亮仕途上的高歌猛进,在一些家属亲戚看来,并没有形成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”的效应。

  杨来福,这位在家搞养殖的堂弟,现在还在念叨当初堂兄为何不帮他也弄个一官半职。

  杨来福说,“我们家族并没有什么人因他而得到提拔或者发财致富。”

  在带着记者参观杨光亮的老屋时,杨来福不忘介绍周边几栋尚未粉刷的红砖屋给记者看,他说这些都是杨氏族人的房屋,“你看,与周围这些做生意大老板的房子相比,我们这些人的房子算是村里最差的。”

  他印象中的杨光亮不让他们承包工程。杨光亮说,怕人说闲话,如果没做好,他脸上无光。杨光亮最初为官的时候,确实有些族人想找他承揽一些建设工程,但都被杨光亮拒绝了。

  但记者在茂名采访期间,获得的信息却与杨来福所说的不尽相同,一些亲属就是仗着杨光亮发财的。

  如杨光亮有个堂弟负责帮杨光亮放高利贷,杨光亮曾交代,这个堂弟所放高利贷的利息,最高达到百分之三十。

  不仅自己家的兄弟得到照顾,其大舅谢忠良更是杨光亮的“守财奴”。杨光亮贪得的大部分钱财都是存到他的“名”下。

  “从2003年直到2009年,都是以他的身份存的钱,包括放的钱,收的利息回来也是转到他那里,包括换港币的钱,也全部是转到他那里。”杨光亮被双规后如此交代。

  杨光亮这位做生意的大舅,既是他的洗钱替身,也是他最好的掩护。

  在案发前夜,杨光亮看着那两个藏有60多本存折、存款达6500万元的密码箱,他第一个想到的最佳保护人就是他大舅谢忠良。杨光亮让他仓惶将其转移。好在办案人员根据相关线索,最终将这两个密码箱起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■被查封的赃物赃款。电视截图



  官员眼中的杨光亮与百姓眼中的杨光亮

  豪爽义气的大鳄电白没落的根源

  记者在茂名采访发现一个怪现象,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官员都认为杨光亮并非十恶不赦,并称赞其“豪爽”、“讲义气”,但当地的老百姓对杨光亮则怨声载道,认为他是电白如今贫穷落后的罪魁祸首。

  记者接触了多位与杨光亮相熟的政府官员,他们都认为杨光亮在茂名的名声并非臭名昭著,特别是在官场,议论的多,骂他的少。有人甚至说,“出事归出事,但没有一个人骂过他。”“他不喜欢搞小利益。”有官员说,在机关工作人员的心目中,杨光亮的形象和作风还是得到认可的,“在电白,我就听人说过,有很多干部即使一分钱不花,也可以谋得一个位子。”

  一位电白县委的工作人员给记者介绍的一件事,似乎也印证了该官员的说法。

  该工作人员说,杨光亮任电白县委书记时,电白县委常委会秘书一直是副科。但某一年,常委会经讨论决定,将常委会秘书一职定为正科级。

  听到这个消息后,此前担任过常委会秘书的某官员找到杨光亮,并拍着杨光亮的肩膀对他说,自己做常委会秘书多年,如今虽然工作调动了,但还是个副科,能否也给他提个正科。

  “可以,下次开有关人事会议时,你提前打电话提醒我一下,我帮你解决。”杨光亮答应得很爽快。

  到开有关人事会议时,这位官员如期给杨光亮打来电话提醒此事。“杨光亮当场就提议,让该官员也享受正科级待遇。”

  会上,杨光亮让组织部门为该官员办理了“升级”程序。

  该工作人员还提到,杨光亮用人不太分派别。那时,杨光亮任命官员,只要是能认真贯彻执行他命令和意志的人,不管是不是自己阵营的,都可以得到重用。

  不过,一些当地百姓甚至政府官员向记者反映,电白县的行政编制较膨胀,导致公务员工资偏低,他们大多将这个历史原因归咎于杨光亮。

  人民内部矛盾要用人民币解决

  一位在茂名信访系统工作过的官员说,杨光亮曾分管过信访工作,他还亲力亲为,到北京、广州处理过信访问题,“工作还是很认真的,困难的问题,只要是他经手办理,他都会千方百计搞掂。”

  “家庭困难的上访户,他愿意批钱给他。”记者在茂名采访了解到,杨光亮曾给一位叫龚雪兰的上访户批了5万元,以解决她丧子后的艰苦生活。

  更让他难忘的是,杨光亮对他们这些“清水衙门”比较照顾,而不像某些官员只会眼睛盯着“有油水”的部门。

  “每年的信访经费,他都会批,而且在他的权限范围内尽可能增加。”比如社科联、党史办、文史馆之类的,杨光亮都会想方设法保证他们的经费。

  “人民内部矛盾要用人民币来解决”——一位与杨光亮私交甚密的官员告诉记者,这是杨光亮常挂在嘴边的话。扮成大老板会情妇,租奔驰拜见“老丈人”

 
  吃饭讲体面,地方不好扭头就走

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,杨光亮虽然有着“大鳄鱼”之称,但办事“讲原则”。

  找他办事都得付出代价,但付出了代价一般都能办成事,如果办不成事,他都会退钱,“一些买官卖官的,只要办不成,他一律退钱,一分钱都还给你。”

  也正因为这样“信誉”,找他办事的人特别多。

  他给那些求他办事的人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——“说话算话”,“讲义气”。

  “听说他贪钱也是贪大钱,那些小钱他根本不放在眼里。”有官员分析,杨光亮之所以贪大钱,是因为他觉得用自己的能耐帮人办到了事,拿人钱财心安理得。

  一位认识杨光亮多年的官员说,杨光亮从大队书记做到地级市副市长,一直有一颗争强好胜的心,“干什么事都喜欢干出个名堂。”

  更为明显的是,杨光亮很要面子,“办一件事,他出手都比较重”,不管是他请人吃饭,还是人家请他吃饭,都很体面。

  “他到省里请人吃个饭,那都是去最好的酒店,吃最好的饭菜。”该官员透露,如果人家请他吃饭,一般得先征求他的意见,他一般只去自己喜欢的地方,“如果没有征求他意见而去了很差的地方,他会很不高兴,甚至扭头就走。”

  虽然茂名的官员大多对杨光亮褒胜于贬,但记者采访的部分老百姓,以及电白同乡论坛上,对杨光亮的批评声却不绝于耳。

  记者在电白县水东镇彭村采访时,多数村民对杨光亮心怀恨意。

  1994年,杨光亮利用县政府的名义,以搞“开发区,建工厂”为幌子,征用了彭村所属的全部2000多亩土地,村民们对当年的“强取豪夺”犹记在心。

  在电白同乡论坛上,“小爱电”网友,直呼杨光亮为“败家仔”、“电白罪人”,并称“电白沦落到今日,他是罪魁祸首”。网友“爱我电白”则认为杨光亮“是电白没落的根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■2007年,杨光亮亲自写下一幅“清正廉明”,参加当地的反腐倡廉书画作品展。

  伪装的杨光亮与真实的杨光亮


  过年回家,豪车云集

  一谈起杨光亮,很多采访对象都会很自然地提起“老板”。

  认识他的人都说他交友广泛,喜欢与企业老板打交道,也愿意帮他们办事。

  当然,杨光亮结交这些老板的目的,不过是为了收钱敛财。如在解决茂南二建土地纠纷时,他利用手中的权力作为经营的筹码,三方通吃,仅20亩土地就收受各方贿赂600多万元。

  杨光亮堂弟杨来福的家就位于老家的村口,几乎每年都成了杨光亮回家的歇脚地。杨光亮年初二都会回来。

  “没有什么大阵仗,最多也就三四台车。”

  杨来福认为,杨光亮每年回家的阵容算不上衣锦还乡,他说杨光亮吃的也节俭,没有什么大排场,每次回来基本都是喝点粥,聊上个一两个小时就走。

  不过,他也透露,杨光亮每年回来基本上都不是用的公车,也不是自家的私家车,大多数情况都是一些相熟的老板开车送他回来。

  他说,杨光亮每次回来都要召集镇上和村上的大老板到村委会开个短会,主要是商量筹款建设家乡的事。

  杨光亮认识很多老板,一旦他回家,附近乡镇的老板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,都会开车来看望他,“有时来的老板太多了,门前的坪都放不下(这么多车)。”

  粗戒指、高档表,爱扮成大款

  从不占公家小便宜,就连公务接待也大多自己处理,很少拿发票回去报销……

  杨光亮经常会把自己打扮成廉洁干部的形象,而暗中却贪腐成性。

  在权钱交易的同时,杨光亮还喜欢把自己装扮成老板、富商,在他随身携带的包里,就经常装有一些金饰物品,一旦有机会就大变其身。

  当他跟情妇一起去各地旅游,去外面活动的时候,他有专门一套准备好的行头,大粗戒指、高档手表,时髦的服装,摆出一个大款、大老板的样子。

  一位观看过由省纪委拍摄的《巨贪杨光亮的多面人生》电教片的官员说,片中将杨光亮评价为“一半是人,一半是鬼。”

  身为党政领导的杨光亮,不仅把自己当成“生意人”,而且极力追求糜烂堕落的生活方式。

  早在任电白县长时,杨光亮就让县建设发展总公司为其购买了一台奔驰S320轿车。在其被省纪委“双规”前,还以大舅谢忠良的名义,花费100多万元赃款购买了一台宝马X6。

  就在省纪委对他采取双规的前几天,正好碰上“十一”假期,杨光亮与包工头各带着情妇开着车到广州等地游玩。

  用假身份证洗钱

  电白县281省道七迳至那霍段改造项目,至今已立项13年,曾多次进行剪彩动工仪式,被媒体称为“一剪没”。

  据了解,该路段之所以一直不能动工,根本原因就是杨光亮直接干预,三番两次将工程指定给毫无实力的空头公司来承建,这就是杨光亮的所谓江湖义气。

  不过,这个江湖义气的背后,说到底还是一个“钱”字。

  面对越来越严厉的监管制度,杨光亮也有一套“江湖”办法。

  对自己收受的巨额不义之财,他深知绝不能把钱存入自己和家人的名下,以免招来风险。

  于是利用手中职权,为自己、家人、情妇和亲友都办了假身份证,把赃款、赃物放入这些子虚乌有的人物名下。

  杨光亮的大舅身份证的原名是“谢宗良”,后因其娘家而改名,将“宗”改成了“忠”,并办理了新身份证,将年龄也改小了10岁。

  这张本该作废的旧身份证留在了杨光亮那里,杨光亮利用职权“妙手回春”——将这张已作废的身份证复活——头像是杨光亮自己,名字却是“谢宗良”,将一个户口变成了两个户口,并换取二代身份证。

  2003年,杨光亮利用这张身份证,让老婆和情妇去银行开户存款。从2003年直到2009年,都是以这个“谢宗良”的身份存的钱,包括放高利贷的本钱和收回的利息,也都是转到这个名下。

  包养多名情妇,租奔驰拜会老丈人

  杨光亮的日常生活很简朴,有规律,晚上极少外出,在茂名从不在外面过夜,连他老婆也没有发现他包养情妇的另一副面孔。

  据知情人士透露,早在1992年任电白县代县长时,杨光亮就与情妇刘某建立了不正当关系。刘某当时是酒店的服务员,并不相信杨光亮是县长,杨光亮就特意带她到家乡,以证明自己的身份。

  1994年,杨光亮又通过关系,将刘某调入茂名工行上班。

  2003年刘某借工作太累,辞去了银行的职务。杨光亮便出资为她开了一家烟酒商行,之后又不惜重金为其买了一套住房和两辆豪华小轿车。“现金两百万,车五十万,买了一个商铺,他当时也是给了五十万,总共三百多万。”

  1996年,杨光亮又在上海认识了服务员黄某,第二天他俩就到外面开房并发生了性关系。此后,两人南来北往,关系不断。

  有一次他到南京出差,将自己装扮成一位大老板,专程租了一辆奔驰车跑到扬州与此情妇见面,还去拜会所谓的老丈人,拜会一下,给了一点钱。

  1997年,黄某来到广东,想让杨光亮帮其找工作。

  杨光亮怕两人的不正当关系曝光,就安排她住进广州自己购买的房子,并不时前往幽会,这种关系一直保持到2004年,杨光亮先后在黄某身上就花了四五十万。

  2000年,杨光亮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,也积习难改,把同时包养的这两名情妇先后叫到北京鬼混。


        来源:新快报

版权所有:四川财经职业学院 地址:成都市龙泉驿区驿都西路4111号   邮编:610101

通用网址:四川财经职业学院   四川财职院   蜀ICP备09007706号